爱色军团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权利与欲望】(2——一个葬礼)

【权利与欲望】(2——一个葬礼)



             权欲之都 2 一个葬礼
  朝府,隶属于帝都中央区管辖。东边是天王区和太平湖。莅临同在中央区,
布满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大财阀总部的帝都交易所所在地,号称国家经济心脏的橘
子巷。前朝,这个地区曾经布满了雍容华贵的宫殿,是皇帝处理国家重要事务的
行宫。在腐朽的王朝被铺天盖地的赤潮淹没之后,皇宫御园多数被没收,变成了
文物单位或观光景区。而朝府后来由于先是攻破帝都的军队的行营设在了这里的
一角,开国建朝后就以此为契机,将帝都市政府建在了这里。而与此相邻的天王
区则是作为朝府里大人物的住宅。自1936年政务院建成以来,五院六部等国
家政治中枢机构渐渐集中到这里,最终形成了现在的布局,朝,是朝廷之意,即
为中央政府。府指的自然就是帝都市府。这也是朝府名字的由来。
  一台黑色的车缓缓驶离朝府,一眼下这台车子或许在勋贵云集的中央区看似
普通。但只要仔细观察,这台车包括车窗通体都是黑色,无论在什么角度,什么
样的光线下都很难透过黑色的玻璃看到车里的乘客——这保证了隐私。而懂行的
人会看出这款轿车属于某个顶级超豪华汽车品牌系列的订制,这个系列的广告语
就是低调的奢华。从车外看不到车内,但从车内却可以将中央区的繁华尽收眼底。
坐在豪车宛如沙发的后座上的男人,用一种近乎冷漠的眼神看着车外平稳的向后
倒退的风景,当最后一棵桂树在他视线中消逝时,他明白车子已经开出了朝府。
在前朝还是皇帝行宫的时候,朝府就种着许多的桂树,所以朝府有个和橘子巷类
似的名字,桂城。和橘子巷代表国家经济一样,桂城通常也代指中央里的高层。
在这个男人驶出朝府时,另一个男人也开着车从桂城逃了出来。和前面的大人物
不同,他开着一辆真正的普通轿车,中等的价格,有点旧的车身。无疑暴露了一
件事,车里的人不是什么人物。事实也是如此,但不单车子身份不一样,连心境
他也和前面豪车上大人物冷漠却从容的状态不同。
  李沛很慌张,以至于不得不将车速放慢。他用左手拿捏着方向盘,右手抹了
下脑门的汗,一舔,淡的。李沛不由苦笑,热汗咸,冷汗淡,自己竟出了一身冷
汗。又不由回想起今日的工作,来到极少涉足的桂城,对着一个一个平日可望不
可及的大人物,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自己反复斟酌的报告。一份案件报告,一份
在帝都掀起巨大波澜然后继而又悄然无声的案件的报告,长乐集团董事长死于家
中,死相惨烈,最后的结案却是病发而死。作为在刑侦系统混迹了二十年的老手,
升不上去说明李沛没有后台,没有后台却没有被踢出一个萝卜一个坑的首都官场,
李沛自然有些非同一般的手腕,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赵长平并非病死,而是受到
了极大刺激而死,这件案子绝对有猫腻。但是,李沛能留在帝都除了他的能力还
有最重要的一点,他很清楚,所谓小案看人情,中案看影响,大案看政治。这件
案件牵涉到了大财阀,就必须从政治因素考量。如果赵长平是突然暴毙,长乐集
团必将不稳,那么那些长乐集团的盟友和对长乐虎视眈眈的敌人也都不会善罢甘
休,会追究这件案子,通过这件案子来使长乐不稳,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在
赵长平重病之时,长乐的大权就落到了他的夫人手里,而他现在的死,只是让赵
夫人顺利的拿到长乐集团董事长的这个名号,更加名正言顺的掌管这个大财阀而
已。既然权利的过渡是平稳的,那么就不会出现破绽,既然不会出现破绽,那么
无论是长乐集团的敌友都没必要穷就这件案子得罪长乐的新主人。至于赵长平,
他在失去手中权力之时,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无论他是被人气死,害死都已经
无关紧要。况且赵长平是孤儿出身,被说会有背后的家族会为他出头,连申冤的
亲人都不会有。想到这里,李沛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醒了醒精神,加快了车速,
向北开去。
  在李沛加快车速驶出桂城时,另一个男人所坐黑色豪车的一路向东到达了天
王区。显然,他的家就在这里,朝府乃至整个京畿地区的权贵都会在天王区有房
子,区别就是有些人在朝府,有些人在橘子巷。但由于历史渊源,天王区内并不
分为朝府,橘子巷两端,而是从内到外分为两派。一派是从流传久远一直住在天
王区内圈的豪门家族,通常这种家族在天王的住宅都会有一个名字。一派是住在
天王区新开发的外圈的上位的新贵,他们的房子就不会有名字,像赵长平,他是
白手起家住进天王区外围,他的别墅就没有名字。而黑色的豪车无声无息的驶进
天王区,一路进入内圈,在一座外表气派又素净的庄园门前停下。司机为男人打
开车门,男人抬脚下车,司机再度上车将车驶离,司机和男人都没有说话,这一
幕就像黑白的默片一样。男人没有看将车开去停放的司机,而是径直的走入家中。
庄园的大门缓缓关上,高大的门上是一块古色古香的牌匾,牌匾上有三个字,潜
渊馆。
  潜渊馆的名字并不在国中的市井流传,但他的建成者,第一代主人林易远即
使是小学生也会听过,因为课本上有他的名字。林易远,开国元勋之一,因为及
喜易经中「龙潜于渊,而毙于渚」所以建造了潜渊馆。他的后代林氏家族也世居
于此,并且代代都有人进入桂城。刚回到潜渊馆的男人,就是林家的此代家主,
在朝府之中举足轻重的林立庭。林立庭走进家中,果不其然的看到他的家人都坐
在饭桌旁等他回来,别人说林家传世久远,关键就在于家风清正,家法严苛,他
却觉得,林家的家法严苛就是指对于家主的话百分之百服从,家风清正在于无限
的尊敬他这位家主。林立庭看了看做在那张红木大桌旁的妻子,大哥,大嫂,还
有妹妹。除了他的父亲和母亲们,都在等他回来。
  「不是和你们说会迟点,别等我吃饭了。」
  「诶呦,没关系没关系,立庭忙辛苦了,我们等等你又没什么」温柔酥软的
声音主人是他的大嫂,林立庭看向那张带着卑怯中有着几分讨好的俏脸。旁边的
大哥露出僵硬的微笑,妹妹和妻子都一言不发。嘴角向上勾了起来,「是啊,是
辛苦了,大家可以吃饭了」
  看到似笑非笑的弟弟,林立阁不由问道「今天有什么喜事吗?」
  「喜事没有,有意思的事倒有一件,」林立庭顿了顿,「赵长平的死结案了,
今天听了结案报告,明天就要办葬礼了」
  「哈,这么匆忙的葬礼?」
  「是啊,看起来应该会是挺匆忙的,大哥,你明天代我去参加吧」说到这里,
林立庭看着迷茫的林立阁,嘴角的笑意更大了。
  林立阁第二天来到了赵长平的别墅,同在天王区居住,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踏
入这间豪宅。通报姓名后被人引导在一楼的灵堂行礼,果然如林立庭所说赵长平
的葬礼显然看着十分匆忙,仪式和布置过分简洁就算了。来到的宾客更是大多是
无足轻重的人物,就连长乐集团现任董事长,赵长平的亡妻也不在。怪不得让我
代他来,林立阁无奈的想。但林立阁没想到的是,他以为不在的未亡人,此刻就
在这间房子的三楼,就在赵长平灵堂的上面。
  一阵微风吹来,白幔轻扬,赵长平家中的窗帘为了葬礼都换成了白色的布幔。
三楼的主卧,有一阵压抑的呻吟从女人口中穿出,她身着黑色的素服,双手撑在
床边,口中咬着本应戴在头上白色绢花,是未亡人要带的,如果不是有这片孝服
饰品,女人早已控制不住放声呻吟。她的黑色素裙被卷起,内裤穿在右脚的脚踝
上,一个同样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在她背后几乎用尽全力的冲击着。
  「啊,啊,啊哈」男人最后重重得往前一挺,腰间一阵酸涩,胯间的睾丸剧
烈的收缩着,马眼舒爽无比的射出一股一股的热流。「哈~哈,」男人抽出肉棍,
女人几乎是瘫倒的趴在床上,他看着女人趴着的大床,看着这间豪华的卧室,看
着女人丰沃蜜穴里流出的浊白,看着这本该属于赵长平的一切的一切,心中充满
了志满意得,尤其是身下这个本来他只能仰望的高贵女人,男人的下身又膨胀了
起来,俯下身,开始像食咬一样的吸允着女人如天鹅一般洁白修长的颈脖,下身
再一次的狠狠的挺近了女人的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