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军团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为奴为夫为魔王】(20)

【为奴为夫为魔王】(20)


     ***    ***    ***    ***
               第二十章
  这七天阿易仿佛从天堂跌进了地狱,每天清晨就被主人唤醒,先去灵雾山脉
习练一下更高阶的剑术,然后就去找各种山贼、盗匪、猛兽巢穴甚至是巨魔群落,
现在蓝葵的精神力辐散开来可以覆盖方圆数百里,很轻松就能找到那些藏于深山
的聚居点,然后就让阿易独自面对众多的敌人,在实战中巩固剑术,同时为了磨
炼他的精神力,蓝葵只许他以树枝做剑,用精神力附着在树枝上以此保持其坚韧
性,一开始交战的时候,树枝往往一下就被砍断,但蓝葵还是不让他用破晓,反
而让他再去找别的树枝做替代品,而且不许用拳脚……
  照蓝葵的原话说,以她如今的实力,这方圆千里之内都没有她摆不平的生物,
所以阿易可以放心大胆地招惹各种狠角色,不过她只会在阿易真正遭受生命危险
时才会出手,至于那些不致命的伤势……她则不闻不问,好几次阿易身陷重围,
浴血奋战,她都只是在阿易身体里指点,时不时还会骂阿易两句,直到刀斧砍到
阿易面前她才会出手,弄得阿易郁闷至极。
  几天下来,阿易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状态已经从之前的慵懒享乐,再度变得
如满弦之箭,一触即发,剑术也提升了不少,精神力的修为更是精进许多,现在
他已经可以凭借一根树枝接下巨魔的石斧,同时让树枝毫发无损。这样神速的进
步,连蓝葵都叹为观止,啧啧称奇,然而嘴上还是不停地骂阿易蠢笨,呆头呆脑,
很少夸奖他。
  每天黄昏之后,蓝葵才准许阿易回城休息,阿易经过大半天的争斗往往疲倦
欲死,甚至还会带着一身伤,往往得蓝葵控制他的身体才能回到城里,好在他的
身体自愈力极强,到了夜间基本就好得差不多了。因为怕吓着蕾娅以及艾莉母女
俩,每天回城时他都会先回自己家,洗干净身上的血渍和泥污,换身干净衣服,
吃个饭再小睡一下,精神和体力也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同时下体也会朝气蓬勃,
进入备战状态,然后就能去找母亲或者姐姐,发泄自己压抑了一整天的旺盛性欲
了。
  第八天清晨,阿易已经换上了全幅骑士装束,和蕾娅一起前往骑士团营地,
没过多久,营地中那座大教堂顶楼的大铜钟被人连撞三下,浑厚磅礴的钟声把集
结的命令传遍整个营地,大约十个呼吸之间,所有骑士都已经各归其队,迅速牵
上坐骑集结在营地大门前的军场上,团长和三位副团长登上高台,说了几句之后,
就领着众人鱼贯而出,往城北而去。
  照骑士团团长所说,他已经接到通报,那流源帝国公主一行人已经到了城北
百里外的渠未高地,城主让他率领所有骑士团成员前往城北五十里列队迎接,众
人到达目的地后,团长就开始指挥众人排列阵型。没多久,几辆装饰豪华的马车
也缓缓驶来,里面探出一个臃肿发福的中年人,以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众人
一见,不用团长号令,就一齐下拜行礼,只因为那两人一个是河罗郡城的城主,
一个是本郡的郡守,是这里的首脑级人物,就连骑士团的团长也归他们管辖。
  然而身份尊贵如他俩,此时也得一大清早就跑到荒郊野外来恭迎,实在是不
敢怠慢,身后那几辆马车则满载美酒、新鲜瓜果、以及一些精致糕点,这些都是
为那随行的皇家骑士团众人而准备的,像阿易这些郡属骑士团成员就只能干看着。
  可是数百号人呆呆地等了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连个人影都没看见,可又都
不敢随意离开,就派了个人过去察看,回报说公主一行人还留在渠未高地,貌似
是公主无意间看见了一只金尾狸猫,就让骑士团的人帮忙抓捕,现在还没准备动
身。这可让城主急坏了,他身躯肥硕,在外面晾了大半天早就汗流浃背,坐也不
是站也不是,可又不敢派人去催,只好坐在马车里让两个随行婢女使劲扇风按摩,
缓解不适。
  等到下午将近黄昏的时候,众人才看见远方尘土飞扬,可粗略望去,竟像是
一片海洋汹涌而来,不多时,众人才惊讶万分地发现,之所以会误以为是海洋,
是因为缓缓靠近的竟然是上百条的蓝龙!只见那些鳞爪飞扬的蓝龙结成一个个小
队,整齐地分割了那一片区域,将一驾由四条体型更加庞大的蓝龙拖拽着的辇车
护在中央,犹如众星拱月。而等他们再接近一些,众人才看见,每条蓝龙背上都
有一位身披蓝金色甲胄的骑士,他们每个人都器宇不凡,目不斜视,数百人的队
伍却没有一丝交谈嘈杂之声,使这条蓝色的洪流充满了凛冽的肃杀之气。
  「不愧是流源帝国的皇家骑士团,已经能全团装备龙类坐骑了。」蓝葵的声
音骤然响起在阿易心间。
  「主人,那些龙怎么那么小啊?和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啊……」阿易暗自嘟
囔道。
  「真笨,那些都是人为养殖出来的龙类,最多长了几十年,还只是幼龙而已,
上次那条可是成年巨龙,那条巨龙只要一甩尾巴,就能把这些幼龙全给甩死。不
过你也别小看了这些幼龙,它们毕竟是龙类,比一般的猛兽可是强大多了,我估
计来个六七条就能把你活撕了吧。」蓝葵轻蔑地戏谑道。
  阿易不禁打了个寒战,继续问道:「这么厉害,那…主人,这么多龙,这些
人是不是可以天天用龙血洗澡呢?」沐浴龙血的好处他深有体会,忍不住心生疑
问。
  「无知!幼龙的血有剧毒,这是龙族天生的防御天赋,以此让其它猛兽不敢
猎食自己的幼崽,只有成年龙类的血才毒性较弱,可以用来淬炼肉体,这些幼龙
起码还得近百年才能完全长成呢,现在根本不能取血。」
  阿易看着那些威风凛凛的皇家骑士,问道:「主人…它们背上的那些皇家骑
士,是不是特别厉害啊?」
  「当然,各国皇家骑士的选人标准都有所不同,流源帝国皇家骑士团的规矩
是只收苍澜级骑士中的精英,还必须身世清白,对王室绝对忠诚,总之门槛极高,
你这样的奥金级,还差得远呢。」
  阿易听了不禁有些沮丧,但随即恢复精神,主人时刻的贴身教导令他信心满
满,苍澜级算什么,他甚至坚信,自己以后一定能成为最顶端的神圣骑士,然后
以神圣骑士的身份将主人娶回家。
  不过才刚刚冒出这个想法,阿易就又被操控着,自己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片刻之后,那浩浩荡荡的龙骑团就一齐停在了河罗郡城众人五十步开外,那
些蓝龙依旧在发出低低的嘶吼鸣叫,每条蓝龙的体型都比普通独角兽大了三倍左
右,几乎一口就能把独角兽囫囵吞下,阵阵龙威让包括阿易在内的许多人的坐骑
都在战栗发抖。不一会儿,只见那列成方阵的蓝龙队伍忽然整齐地散成两排,中
央那辆辇车被四条大蓝龙牵拉着缓缓驶来,那驾湖蓝色的辇车不知道是用什么材
料所做,足有一间房屋那么大,每一处部件表面都是流光溢彩,辇车上的帷幔竟
然像是一个小型的瀑布,从顶端垂下,隐约都能听到淅沥的水声,却将辇车内的
事物完全遮掩。
  城主大人此时已经恭敬万分地下了马车,和郡守一起步行走到了辇前,然后
一齐跪伏在地,高呼道:「恭迎公主殿下。」
  谁知两人跪了好一会儿,那辇车里没半点儿反应,好不容易帷幕揭开,两个
衣着华丽的侍女款款走出,跪立左右,那位公主殿下才缓缓现出真身。
  阿易隔得有些远,并不能看得清楚,但前排的所有骑士包括城主和郡守两人
都已经呆若木鸡,那从辇车中探出身来的简直是一位女神!只见她穿着一身毡青
色的羽织双裾裙,一头蔚蓝色长发梳成考究的叠祺髻,头上戴着一顶镂空白金发
冠,上面镶嵌着的数十颗各色宝石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双耳各戴着一只做工
精致的猫眼石耳环,裙子各处也都点缀着或多或少的钻石,而比这些珠宝更加动
人的,还是她那张美得摄人心魄的面庞。
  那完美的五官就像是被世间最高妙的画师穷尽一生所描绘出来,柔媚的轮廓,
既挺且秀的鼻梁,饱满红润的双唇,那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仿佛两片深邃的湖泊,
让人想要沉入其中,尤其是眉眼间流露出的那一抹慵懒与冷漠,仿佛眼前这些人
都不值得她抬眼一看,使得她的美貌变得更加缥缈遥远,让人觉得难以接近。
  城主已经看得口水直流了,那老郡守倒还很清醒,连忙扯了扯城主的衣角,
这才让他回过神来,连忙伏下脑袋,向那公主请安:「恭迎公主殿下,小人是河
罗郡城的城主,得知公主驾临,倍感光荣,我这小小郡城,能得公主垂幸,实在
是……」
  然而话没说完,那位公主殿下忽然面露不悦之色,从一旁的侍女中拿过一根
银色长鞭,把手一挥,对着城主就是两鞭子,正抽在他脸上,把他打得哇哇乱叫
着往后躲开,然后伏在地上惊惶道:「公主…小人…小人不知…哪里冒犯了公主
…还请公主赎罪……」
  尤伊公主把鞭子随手扔给侍女,懒懒地道:「你长得太难看了,我看着恶心,
滚吧,不用你迎接,这两天再让我看见你,这城主你也就不用当了。」
  这样随便的理由,让那城主难以接受,但他一声都不敢吱,对着郡守吩咐了
几句,就连忙灰溜溜地驾上马车跑回城去了。
  郡守此时也是战战兢兢,跪在地上恭敬万分道:「我等失礼,让公主不快,
实在是天大的罪过,还望公主宽恕,屈尊前往城内歇歇脚,行宫已经预备周全,
各位皇家骑士远行辛苦,也请进城休息吧。」
  尤伊公主像是无视了郡守似的,转身进了辇车之内,帷幔随即闭合,众人开
拔,缓缓前进,郡守也只好连忙跟上,随着队伍亦步亦趋地往城中去了,阿易等
人听从团长的命令,一直守在两侧,让开道路给皇家骑士团先行,再徐徐跟上,
最后他们就在城外扎营休息,至于城中的骑士团营地,自然要让给皇家骑士团驻
扎。
  尤伊公主本人的辇车则驶进了城主府,这里早在十多天以前就改建成了临时
行宫,城主本人则一直住在外面的民房里,为了满足行宫标准,还耗费了大量人
力物力进行了翻修,甚至还多添了一处大喷泉,可是尤伊公主刚进大门,稍微走
了一圈之后,还是满脸鄙夷地道:「啧啧,到底是穷乡僻壤,行宫修得真是寒酸,
还装模作样地弄了个小水池,这也能叫喷泉?真是井底之蛙。」
  郡守在一旁听了也只能满脸赔笑,然而心头却在滴血,为了改建行宫,河罗
郡城近三年的赋税积累花掉了大半,没想到却是吃力不讨好。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整个河罗郡城都被折腾得人仰马翻,先是尤伊公主嫌
城主府周围人声嘈杂,一声令下,就让郡守派人把方圆十里之内的商贩居民全部
赶到别处。然后又是觉得有些无聊,就让郡守传来了城里所有男性歌者、戏子在
她面前表演,可看了没多久公主就腻了,却也不放过那些表演者,反而让他们在
大堂里站成一排,自己仿佛一位挑选王妃的国王,坐在高处懒懒地打量着这些油
头粉面的小白脸。可似乎没一个人能入她的眼,这让她有些烦闷,却突然心头一
动,就让郡守派人把他们的衣服全都给撕烂,然后轰出郡守府,看着他们那衣不
蔽体,惊慌失措的狼狈样子,这才让她稍微愉悦了些许。
  将要入夜的时候,她又心血来潮,说是想要看星星,可是城里灯火太亮,于
是吩咐郡守,让全城熄灯,蜡烛都不许点,郡守不敢不从命,火急火燎地带着众
人通告全城,城内居民当然也都不敢违抗,河罗郡城渐渐沉入黑暗,不少偷鸡摸
狗的鼠辈开始横行,然而夜色浓厚,穿个夜行衣犯案逃窜根本连人影都摸不着,
城里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尤伊公主却不管这些,她上了城主府的角楼,兴致勃勃
地看着满城的灯火逐片逐片地熄灭,当全城一片黑灯瞎火的时候,尤伊公主才让
人端上了茶点,坐在角楼上悠闲地仰望夜空群星。
  然而看着看着,她就又心生一计,叫来郡守,让他再派人去传令,三刻钟之
内,她要看到全城灯火通明,而且要比之前更加明亮,必须亮到让自己看不见漫
天星斗。那老郡守都快郁闷得吐血了,却还是唯唯诺诺地听命而去,没多久,尤
伊就看见全城像被点燃一样,逐片逐片地又亮了起来,因为郡守的死令,家家户
户都把所有蜡烛和灯笼都点了起来,一时之间照耀如白昼,那些放开胆子又偷又
抢的小贼瞬间无所遁形,居民们又开始为捉贼甚至捉奸而乱作一团……
  尤伊就在角楼上一边品茶一边欣赏,这种把整座城市拿来做玩具的感觉,总
算让她那张美若天仙的面庞上泛上一抹微笑,她虽然得宠,可在王城里她也没法
这么胡来,这次出游就是为了摆脱那些束缚,真正的肆意妄为一番,而眼前的这
些也仅仅是个开始……
  次日,尤伊公主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开出了河罗郡城,要通过灵雾山脉前往更
南方的于伽郡,同时还准备在灵雾山脉中狩猎一番。郡守依旧紧紧跟随,只是神
色倦怠,头发也更加花白,两只眼睛通红通红,昨晚公主的几番折腾加上善后处
理让他一宿没睡,可此时也只能强打精神出城远送,公主一行人必须走出灵雾山
脉,才算离开河罗郡城领地的范围,到那时他才能卸下责任,一身轻松。
  郡属骑士团早已在城外列队等候,照旧先让皇家骑士团拱卫辇车先过,然后
紧随其后,缓缓跟上。包括阿易在内的一众骑士都知道,他们这些人虽然名为护
卫,实际上只是走走过场,当当跟班,就算真的有人劫驾,有皇家骑士团在,根
本用不到他们这些小角色。
  一行人进入灵雾山脉之后,因为大批的蓝龙实在威慑力太足,很容易吓跑猎
物,所以皇家骑士团的成员均成扇形散开,环伺四周进行护卫,而郡属骑士团反
而得以在内围护驾,阿易也终于看清了公主的容貌,不禁为之大动春心,蓝葵扇
了他好几巴掌才让他把精神集中起来,一边揉脸一边老老实实地跟着队伍缓缓前
行。
  灵雾山脉里物种繁杂,但最多的还是各类飞禽,除了普通鸟类,还有不少灵
禽如黄鹓雏、九翼貂等等,众人行进过程中都是人马喑哑,就怕惊扰到那些鸟类,
搅了公主狩猎的兴致。如此一路下来,的确碰到了不少好猎物,只见公主拿着一
个特制的魔法弩箭,看准了目标之后扣动机簧,猎物也就应声而落,然后就会由
几个骑士前去捡回猎物,呈到公主面前。
  尤伊公主看着那些或死或伤的猎物,嘴角也只是得意地微微一扬,似乎并不
是特别兴奋,一路狩猎过来,什么珍奇异兽她都射杀过,这些普通生灵已经无法
勾起她的兴趣了。
  忽然,队伍前方猛地窜出一道红色的火光,细看之下才发现,那竟是一只重
明鸟,它通体鲜红如火,双翼挥动之间仿佛能燃起烈焰,尾端还有三根金色的尾
羽,一看就不是凡品!
  尤伊公主的眼睛顿时放出光彩,举起弩箭就射,可连发好几箭,都没能射中,
那只重明鸟在半空盘旋了几圈之后,就往山脉更深处飞去了。
  尤伊当即驾辇追赶,同时传命全团,务必活捉这只重明鸟,捉到者有重赏。
命令迅速传达,阿易等人立即策马飞奔,那些皇家骑士也纷纷驾起蓝龙,几乎像
要争抢似的开始追捕那只重明鸟。
  然而很快就有人觉得蹊跷,明明只是一只重明鸟,以蓝龙的迅捷竟然还追不
上,不过它似乎也逃不掉,和众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有许多骑士都用精神力催
动武器发出远程攻击,可都被那只鸟灵敏地躲开了,这更是让众人惊讶万分,不
过还是没怎么引起重视,这里足足有数百人,郡属骑士团就不说了,那上百名苍
澜级的皇家骑士足以应付任何麻烦,其中更是有三名队长,全都是大地骑士,这
种级别的强者,在各国之间都算高端战力,此时就算突然杀出一个万人队,这股
力量也足以保证公主毫发无伤,所以也就没有多戒备。
  可偏偏追着追着,不知不觉间,重明鸟把所有人都引入了一条峡谷中,当最
后一骑冲入峡谷之后,那只重明鸟就化作一团烟火消失在了半空中……
  那三名队长此时才开始警戒起来,收缩队伍聚集在公主辇车周围,三人都觉
得这片峡谷地势险要不能久留,就催促着众人加快速度径直冲出峡谷。
  可没想到刚冲到峡谷的尾端,许多疾驰的蓝龙就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壁障,顿
时撞得哀嚎倒地,不少骑士也受了轻伤,三位队长中的一人瞬间反应过来,急忙
驾起自己的坐骑腾空,却惊惶地发现峡谷上方也有一层坚实的壁障,完全突破不
了,此时这片峡谷已经被人用结界完全封锁住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