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军团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校园春色 > 【爱。屈辱——旻怡的故事】(01-02)

【爱。屈辱——旻怡的故事】(01-02)


  第一章:屈辱的开始
  一个女生到底在性爱方面能够忍受屈辱到什么程度?答案可能每个人不一样。
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说一说我自己的经历。一个对我来说,极其屈辱,淫秽的经历。
而这个经历,并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整整一年的经历。
  我叫旻怡,大家都叫我小怡。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我跟我的第一个男友开始
拍拖。他叫做Ken,是我们学校的学长,也是我同班同学课外活动社团的前辈。
虽然同校,但是我跟Ken却是在他毕业两年后,在那一位同班同学的生日会上
才第一次见的面。当时他二十岁,长得高高壮壮的,178公分高,65公斤体
重,有一点娃娃脸。不叫做帅吧,但是就是很惹女生亲近的那种样子。生日会当
晚,他很主动地跟我要了电话。从那天起,他就开始猛烈地追求我。
  当时的我,155公分高,48公斤重,不算是苗条,但是我对自己身体的
线条很满意。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尤其是我的臀部,在亚洲女生里头,
算是一个特异,小巧,即圆润,也挺翘。是那种男人可以一手一个,抓起来而又
极有弹性的那种。我的长相虽然不算是特别艳丽,但是瓜子脸蛋,大眼小嘴,算
是人见人怜吧。反正当时很多男生追求我,但是我对同年级的男生,根本一点兴
趣都没有。直到Ken的出现,让我的感情世界终於沦陷了。只是当时我不知道,
沦陷的,又何止是我的感情世界而已。
  Ken的家里是开工厂的,毕业后他读了一年的专科文凭课程之后,就在家
里的工厂工作。他并不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二世祖,工作方面挺努力的。不抽烟,
少喝酒,看起来真是一个不错的青年。当时我真的觉得好像抽到了一支好签。因
为已经工作,所以他的经济能力也不错,当时除了每天通电话之余,还经常在周
末和假日带我到处找好吃的,好玩的。终於不久后,我跟Ken正式的成为了男
女朋友。而我跟Ken的第一次性接触,也就在我们在一起的一个多月后。
  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本来我们打算一起去海边逛逛的计划被迫取消了。K
en就说不如到他家在附近的一套公寓里头看影碟。Ken家里有好几套房子,
而且Ken跟家里开始工作后,这些房产都交给了Ken去打理出租。虽然当时
我还是处女,但是如果说不知道Ken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那只是骗人的。然
而当时Ken给我的好感太大了,我非常的信任他,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了,
丝毫都不介意跟他好。而且平时我们在一起时,搂搂抱抱、亲亲嘴,甚至爱抚的
动作都不少了。就算往下发展,我当时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就一口
答应了。
  我们开车到麦当劳买了外卖,来到了Ken的公寓里头。公寓不大,一房一
厅,但是有电视、有影碟、甚至冰箱里头有红酒,当时我没留意,一个待租的单
位,怎么会有这么齐备的东西,后来才知道,这里其实是Ken的「行宫」。
  我们吃了一些东西之后,开始一边看戏、一边喝起红酒来。酒精的作用,加
上你侬我侬的气氛,浪漫的爱情电影情节,微弱的灯光,Ken在沙发上搂着我,
然后喝了一口红酒,含在嘴里,再喂进我的口中。我们热烈的接起吻来。这时K
en的手慢慢地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头,抚摸着我的胸部,然后慢慢转动我的乳头。
虽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在气氛的影响下,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激动。我觉
得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甚至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但是却希望他能够一直的吻
着我,抚摸着我。
  Ken的两手慢慢地来到我的腰间,把我的短上衣推起来,我举起了双手,
配合地让他把它脱下。然而Ken把衣服推到我手腕处时,却停住了,而且用衣
服轻轻绑住了我的双手。
  我讶异地看了看他,他继续吻着我,把我按倒在地毯上。当时我穿的是一件
nubra,他用一只手按住了我高举过头的双手,一只手轻易地将我的胸罩脱
下。然后Ken的手慢慢伸到了我的下身,我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之前我们并
没有进展到这里,但是这时的气氛太对了,我只是闭上了眼睛,任他施为。当时
我穿的是一条短裙,里头是一件粉蓝色的小裤裤。Ken也不把短裙脱掉,只是
拉下了小裤裤,然后开始用手指挑逗我的阴蒂。他的手指时而轻轻搓揉,时而伸
进我的肉缝里头,沾些从我那里流出来的淫水,润滑我的下体。他的另一只手一
直按着我高举的双手,而舌头也从没有放过我胸前的两点。但是还是处女的我怎
么受得了这样的攻势,全身只是不停地颤抖,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
  我嘴里这是只是哼哼嗯嗯地发出没有意义的叫声。再过一会儿,Ken改用
两手一起抓住了我的胸部,把我的腰部推高,垫了个小枕头,然后用舌头进攻我
的阴唇、阴蒂、甚至阴道。
  「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我叫到。
  但是Ken并没有停止,反而舌头动作更激烈。我当时只感到双腿发软,脚
掌心热得发烫,全身乏力、不停颤抖。终於,高潮来了。前所未有,自己自慰时
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高潮,在Ken的舌头下,侵袭我的全身。我一下子昏死了过
去,几分锺过后才醒过来。但这几分锺,却是我命运的转折。因为后来我才知道,
这几分锺里头,Ken给我拍下了几十张裸照。有见全身的,有对乳房、私处特
写的,甚至连我的屁眼也被拍了特写,脸部特写也有,反正如果照片给人看了,
就等於让那人看了我全身上下所有隐私。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我全身赤裸在房里。Ken把我的双手维持高举的
姿势,绑在了床头,无法动弹。他健硕的身体裸露着,整整六寸的阴茎勃起着,
跨坐在我的腰间。双手还在抚摸着我的乳房。我睁开了眼,又闭上了眼,继续享
受着Ken的爱抚。但发现我醒过来的Ken,跟之前的默不作声完全相反,开
始对我说话,而且都是一些很让我感觉受辱的话语。只是当时我满脑子想着享受
与他的性爱,尽量讨好他,而且身体也完全乏力,所以就都接受了他的行为,接
受了他在我耳边的羞辱。
  「刚才我舔你的逼逼的时候,你流了好多水,你很喜欢给人玩你的逼逼是吧?」
  「绑着你好不好?让你乖乖给我玩好吗?」
  「我现在要玩你的奶子了,你的奶子好好摸啊。奶头好硬啊,你好淫荡啊。」
  「你逼逼的水越来越多了,想要老公屌你吗?」
  「脚张开,我要玩你的逼逼。」
  「我要屌你了,乖乖把脚张大,让我屌你的逼逼。」
  听了这些话,我的心里顿时觉得好委屈,怎么能说这些话来羞辱我?但是另
一半又觉得好刺激兴奋。男生从来都只有讨好我的,没有一个男生能够给过我羞
辱的感觉,这种感觉好奇怪,好特别。
  我当时微微哭着回应说「不要,不要这样,不要说了……」但是Ken并没
有停止。
  「不要?说不要也没有用啊,我今天就是要屌你啊!」
  「乖乖听话,让我插进去,让我屌你,我玩完了,就没事了。」
  说着,他用力张开了我的双腿。酒精未散,加上刚才高潮过后让我全身乏力,
而且双手被帮着,根本抵抗不了。而且说到底,那时他是我的男朋友,是我平时
叫「老公」的人。我心里也很犹豫是否要反抗?
  「我要屌进去了哦,乖乖不要反抗,让我插你的逼逼」感觉到他的龟头顶在
了我的阴道口。我只是拼命摇头。
  「一、二、三,啊!好爽,进去了,我正在屌你了!」我痛得大喊一声,就
这样,他那大鸡吧,进入了我从来没有人进入过的处女穴里头。
  虽然阴道里头已经有足够的润滑,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那一阵痛楚,让我真
的哭了出来,一直低声哭喊「不要,不要,好痛」。Ken当时虽然言语上极尽
羞辱我,但是动作上却还是很温柔的。当我痛得哭了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然后
慢慢地等我适应了,大概两分锺后,才由开始慢慢抽插,如果我又痛了,他又再
停下来让我适应。但是当他开始抽插时,他的那些话语又来了。
  「喊不要也没有用,我已经插进去了,你的逼逼已经被男人屌过了。」
  「你的逼逼好紧,好好插,我今晚要插你一整晚才行。」
  「你的逼逼给我屌过了,以后就是我的了,以后也要天天给我屌,知道吗?」
  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回应他的话,只是一直低声哭着说「不要啊,不要啊」。
但是这样显然让他觉得更兴奋。
  「爽不爽?被男人屌爽不爽?虽然讲不要,但是很爽对不对?流了这么多水。」
  「脚张大一点,让我插进去深一点,这样精液才会全部射进去。」
  「我要啊,我要射精在你的逼逼里面,这样你才是真的被男人屌过了啊!」
  「我都没有用套哦,你的逼逼就是直接被我的鸡巴屌了哦,精液也要直接射
进去哦!」
  虽然心里很难过,感觉很屈辱,但是另外一方面,Ken对我的身体的挑逗
一直没有停过,我的身体一直处於亢奋的状态中。老实说,到了后来,我真的被
插得很爽,而且一直希望他不停地玩弄我的乳房,一直不停地抽插我的私处。我
甚至开始调整位子,让他能够插得更深,更用力。痛苦并快乐着,相信应该就是
这样了吧!
  过了一阵子,Ken抽了出来,然后松开了我的双手,把我反过来背着他。
  「把屁股翘起来,我要从后面屌你,要好像屌母狗一样屌你。」
  「不要啊……」我低喊。
  「乖乖听话,让我屌完了,就好了。」说着,把我的臀部擡了起来,让我跪
趴着背向他。巨大的阴茎又一次插了进来。开始噼噼啪啪的撞击我的臀部。
  抽插了一阵,Ken把本来抓住我的臀部的右手伸向前来,抓着我护在胸前
的手腕。
  「手拿开,我要玩你的奶子。」然后把我的手反到背部,另一只手开始揉我
的乳房。
  「好紧,你的逼逼好紧。脚张开点,不然我屌不动你了。」
  我这时已经完全放弃了反抗,只是屈辱地照着Ken的命令去做,让他「屌」,
让他「玩」。
  「啊,啊,我要射了,要射进你的逼逼吗?」这时他突然问说。
  「不要啊,不要,我会怀孕的。」我紧张地对他说。
  「你说不要?不行,我就是要射进去,让你第一次真正给男人播种,真正给
男人干了,好不好?」
  听完他说,我竟然高潮了,而几十秒后,他也颤抖了几下。我知道,他射进
来了。顿时,我大声哭了出来。我真的给男人干了,给男人在我的「逼逼」里射
精播种了。
  完事过后,他躺了下来,抱着了痛哭的我。我用力的挣紮,但是挣不脱。他
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乖,不哭了,好吗?」
  等我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他抱着我,说「这其实只是我做爱的习惯而已,不
是真的。平时我从来没有这样对你说话对不对?」
  也对。我心想。但是这样的性爱好奇怪,跟我预期的浪漫温柔完全不一样。
我当时心情很矛盾。刚才经历过的是从来都没有试过的刺激与高潮,还有屈辱。
那种心理难受,但是身体却无法抗拒的情况,让我有一种精神分裂的心情。
  「那你以后还是会这样跟我做爱吗?」我问他。「还是会说那些难听的话吗?」
  「其实,那些话只是话而已啊,我都没有让你有任何痛的感觉对不对?」他
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接受了,还是无法接受。毕竟那时
我只有18岁,而且完全没有这样的经验。而且当时我认为自己真的很爱他。所
以我只是看着他,没说话。
  「好啦,没事啦,我们出去吃甜品好不好?」他扯开了话题「我们一起洗个
澡吧!」
  洗澡的时候。他又进入了一次,这一次没有任何的侮辱性话语,只是把我按
在了墙上,从后面占有了我。过程中,他非常温柔,慢慢地抽插。虽然当时我的
下体已经因为第一次性交而红肿了,但是依然让我有了再一次的高潮。最后他却
没有射精。
  洗完澡,我们穿好衣服,出去吃宵夜。就这样,我的初夜,在温柔、屈辱、
刺激、扭曲,还有三次高潮中结束了。而我一年的屈辱经历,正式开始。
  第二章:威胁
  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后,我跟Ken还是继续稳定的交往着。老实说,如果不
说做爱的问题,Ken实在是一个不错的男友。平时说话幽默风趣,工作时认真
投入,休闲时懂得玩乐,更重要是懂得在人前给我面子,对我温柔体贴,又常送
些不是很贵,但是很有心思的小惊喜给我。当时我还有几个月才毕业,同学们知
道我交了这样一个男朋友,女的都羨慕得不得了,男的则个个酸溜溜的。可这些
高中男生跟Ken比较起来,实在是太过幼稚了。所以,在平时,我是活在仿佛
人生胜利者的生活里的。只是,一旦上了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第一次之后,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至少到那个公寓单位去一次,有时甚至两
三次。刚刚破处的我,虽然没有得到温柔的性爱,但是身体的刺激与兴奋,还是
让我回味无穷。而且Ken真的很会挑逗女人。我问过他,以前是不是有很多女
人,他说只是有过两个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只有过两个女朋友,然
而性伴侣、一夜情等等的,可不少。当然当时他没说。
  每一次的性爱,Ken都一样说些下流的话来羞辱我。而且他老是喜欢把我
绑起来,至少是绑住双手。有时候甚至把脚也绑起来,把我固定成好像青蛙的姿
势,然后不停玩弄我的「逼逼」,不停说活羞辱我。
  「你的姿势好淫荡啊,把你的逼逼都张开了。你的逼逼好肥啊,好多水啊。
应该让很多人来插你才对。」
  我从来都是天之骄女,家里是掌上明珠,在学校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男生
对我更是百依百顺。但是自从跟Ken在一起之后,我常常觉得我并不是那么的
好,尤其是在性爱上,他对我如此地百般侮辱,但是我却又对他给我的性爱快感
依恋不已。甯愿让他用语言侮辱我,践踏我,只希望他能够又一次地让我的身体
感受到性爱的高潮。
  后来有一次,他把我这样绑住之后,竟然拿出剃刀,把我的那不是很浓密的
阴毛给剃光了。当时我好害怕,而且觉得他好过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我剃
成了白虎。完事之后,我对他发了好大脾气,但是之后他对我又道歉,又哄又疼,
结果我又被他说服了,还答应他以后都把阴毛给剃干净。
  在每一次的性爱中,他对我说的那些话,渐渐地让我起了一些变化。听多了,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很淫荡,就是一个他的玩具,上了床就应该被他玩,
被他「屌」,听他的话。每一次做爱,我都有被侮辱强奸的感觉,而伴随着侮辱
的是极度的性爱快感。慢慢地,侮辱和快感就联系了在一起。有时候,他只是说
两句「有洗干净你的洞等老公来屌你吗?」、「你的逼逼是我的,不是你自己的。」
我的私处就开始不停流水了。
  最可怕的一次,是他在酒里头下了春药,然后在做爱的时候,不只是说那些
侮辱我的话,还开始逼我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
  那一次,我们在公寓里头喝酒,Ken说要让我尝试一些很好玩,能够让我
们做爱时更舒服的东西,就放了一些粉末在我的酒杯里头。我们已经上过好多次
床了,我也知道Ken对性爱其实非常热衷,而且平时他给我的安全感还真的蛮
好的,所以我觉得就算用些药业没关系,Ken是不会伤害我的身体的。
  喝着喝着,我感身体非常的热,全身乏力,而且感到身体非常敏感。Ken
好像平常一样隔着衣服玩弄我的乳头时,竟然让我下体淫水直流,全身都好像触
电一样。
  Ken那时看我药效起来了,就像平常一样把我的双手绑起来,固定在床头,
然后脱光了我,慢慢地玩弄我的身体。直到把我弄得一发不可收拾时,他开始逼
着我说一些下流的话了。
  「你的逼逼为什么这么多水?说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拼命地仰起头想要亲吻他。
  「什么不知道,说!」在我私处的手指加大了力道。
  「啊!我不知道,我好想要,老公,求求你给我好吗?」当时我真的已经完
全受到药效的影响,他每一次对我身体的触碰,都产生了强大的快感。而每一次
快感,又让我期待更多的刺激。
  「好啊,但是你要听我的话,我要你说什么就要说什么,好不好?」Ken
的眼睛牢牢地盯着我的眼睛,声音低沈而有力,我仿佛被他催眠了一样,只是不
断地点头。
  「不要只是点头,要回答我啊。」
  「知道了……」我低声地说。
  「你的逼逼为什么那么多水?说。」Ken一边捏着我的乳头,一边说。
  「我不知道。」
  「不能说不知道,要说『我的逼逼很痒,好需要被男人屌』。快说」
  「不要……我不要说……」
  「那好啊,不说,就不要做了。」Ken在我胸部和私处的手停了下来。
  「不要停啊,求求你,不要停……」药效的威力下,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
体的感觉,只希望Ken能够快一点地进攻,占有我,侮辱我。
  「那就快说啊!说『我的逼逼好痒,好想要男人屌』。」
  「我的逼逼好痒,好想要男人屌……」我屈辱地说了出来。
  「好啊,来,先把我的屌吸一吸,吸得好,我就屌你的烂逼逼。」
  Ken跨坐在我的胸前,把他的阳具递到我的面前。双手被绑着的我,赶紧
微微擡起头,把他半勃起的阳具含在嘴里,开始为他口交。
  「啊……好爽啊,你很喜欢吸男人的屌是吧?」
  「嗯……嗯……」含着屌的我没办法说话,只好『嗯嗯』地发出声音。
  「说『我最喜欢吸男人的屌』。」Ken把阳具拿出来,扯着我的头发说。
  「我最喜欢吸男人的屌……」我已经无法思考,只是照着他的命令说话,希
望他开心起来,赶快满足我的性欲。
  Ken让我为他口交了好一阵子,等到他的阳具完全勃起之后,就把阳具抵
在我的阴道口前面。那时我好想他马上地插进去,然后不停地干我,但是他没有。
  「想要我插进去吗?想要的话,要说话求我。」
  「求求你,求求老公赶快插进来……」
  「不行哦,这样说我不会插你的哦,要说『求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烂逼逼』」
  「求求主人,求主人用大屌插我的烂逼逼……」
  刚说完,Ken马上用力插了进来。当时我只感到全身发软,然后私处痕痒
酸麻,只希望他的大鸡吧能够不停地插我,用强烈的撞击和抽插盖过那种搔不到
的痒。
  「你的逼逼好好插,插了那么多次了还是那么紧。你的逼逼生来就是要让男
人干的,让男人屌的。知道吗?」
  「呜呜……」听到他这些话,我想要反驳,但是却只能够发出低低的哭声。
  「说啊,说『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的,给男人屌的』,快说!」
  「呜呜……不要啊……」我低声哭道。
  「不说的话,我就要走了,你自己玩吧。」Ken继续逼我。
  「我……我的……呜呜……逼逼……逼逼生来……呜呜……就是要给……要
给男人玩的……给男人屌……呜呜……」我断断续续地讲出了这句话,只是希望
他不要真的走开,只希望他继续操弄我的『逼逼』。
  「继续说,一直说,说道我满意为止。」Ken继续逼我。
  「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屌……我的逼逼,
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屌……我的逼逼生来就是要给……男人玩……
给男人屌……」
  在Ken的威逼、诱导之下,我被这句话说了几百次。知道Ken在我体内
射精了,躺在我身边之后,我都还一直在说。虽然Ken射精了,我也高潮了好
几次,瘫在床上根本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
一个声音不停地回荡着「我的逼逼生来就是给男人玩,给男人屌的」,不停,不
停一直重複,到我完全失去意识为止。
  从那一次起,Ken的说话就变本加厉,每一次做爱时,都要我说出很多侮
辱自己的话。而通常我都是一边哭,一边说的。
  「我是老公的母狗,生来就是给老公玩的,求求老公快点玩我。」
  「我淫荡,我下贱,求老公用大屌惩罚我。」
  「我喜欢老公射精在我的逼里面,我喜欢男人射在我逼逼里面。」
  「我的逼逼要装很多精液,我的逼逼是专门给男人装精液的。」
  在做爱的时候说这些话,能够让我有一种很难过,但是却又很兴奋的感觉。
Ken把我绑起来,把我踩在脚底,然后不停玩弄我,侮辱我,甚至有时候用皮
带抽打我的臀部的时候,总是让我有一种完全堕落,完全放开,能够不顾一切,
只是享受来自奶子、来自逼逼的快感的刺激。但是当高潮退去,理智恢複的时候,
却又对这一切感到很不能够接受,甚至觉得Ken其实不爱我,只是想要玩弄我。
但平时Ken对我又是特别的好,特别的迁就。
  终於有一次,这个事情给我太大的压力,我跟Ken说我想要跟他分开一阵
子,让我能够冷静下来,也让我想想是不是以后都要跟Ken在一起,然后接受
他这种特别的性爱方式。但是Ken对此却有很大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分手吗?」
  「是,我想我们先分开一下。」
  「为什么?我们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开?」
  「Ken,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们……做爱的时候……」
  「怎么了?每一次做爱,你不是都有高潮,觉得很刺激吗?」
  「但是我想要的不是这样子的关系……」
  「我平时对你那么迁就,那么温柔。做爱的时候你就不能够迁就一下我吗?
而且,我们也玩得很开心啊!」
  「是,我知道。但是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接受一直这样下去。每一次做爱
过后,我都觉得很难过,很怀疑,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要我说那些话……」
  反正都最后,我们彼此的要求都无法达到共识。Ken能够妥协的只是性爱
以外的地方,而我想要改变的正是他无法妥协的地方。结果当我们闹得真的非常
僵的时候,Ken拿出了手机,让我看了一些东西。就是我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
的时候,他趁我昏睡过去时,拍下来的照片。当时我看了非常的生气,也非常的
害怕,甚至不知所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原来Ken一开始就在算计
着我吗?当时我也还在上学,还是个18岁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
事情。
  「其实这些照片,我本来不打算给任何人看的,包括你。但是今天你竟然跟
我说出要分手这些话……你知道吗?我为了跟你在一起,可是放弃了很多东西的
……想要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多的是,能够配合我的女人也多的是,但是为了你,
我可是全都不看一眼。」
  「如果你真的要离开我,我想我一定会失去理智的。到时我会做些什么事情,
那你就不要怪我了。你想要你学校的老师、同学都看到你是多么淫荡的一个女人
吗?我可以成全你!」
  Ken狠狠地盯着我,凶狠而又阴沈的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顿时
吓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是很害怕地看着他。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又恢複
了平时的模样,用很温柔的声音对我说。
  「小怡,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很爱你的。虽然我有这些照片,但是你不要
怕,只要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就绝对不会伤害你。所以你不要再说分手了好吗?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我不能够没有你的。我真的能够给你幸福的。」
  老实说,我当时提出分手,也没有真的有很坚决的心。在他时而恐吓,时而
温柔,时而威胁,时而安抚的手段下。我又继续跟他在一起。但是在那之后,他
对我有了些改变。平时还好,还是一样地温柔体贴,但是做爱的时候,他的特殊
癖好,却变得越来越变态跟严重,而我自尊的沦陷,也真正的开始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