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军团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女研部三科】(51)

【女研部三科】(51)


     ***    ***    ***    ***
             第五十一章新的一天
  一见到小婉,只觉得心头一暖。她仍留着出国时的披肩长发,感觉仍是娴雅
温婉,我痴痴的盯着她,一时竟忘记说些什么。
  「好黑!」小婉凑近屏幕看向我。
  「哦!」我忙拧亮了些床头的灯,小婉随即露出清风般的浅笑,两颊的酒窝
可爱至极。现在的小婉已不是初见时那个幽怨冰冷的女生了。
  「在学校?」从她的身后景物看应该是在校园,大片绿地与三三两两悠闲而
过的人,隐隐可见远处的钟楼与古朴建筑。
  「嗯!」
  「吃饭了吗?」我压抑着心中的激动没头脑的问。
  「还没。刚下课。」
  「我想你!」贪婪的看着她,我还是忍不住的说了。此时,我对小婉的思念
像是狂潮一般将我卷入其中,恨不得现在就飞去美国,将她揽入怀里好好亲昵一
番。
  「真的?」小婉露出调皮的笑,两颊飞起一抹红。
  「真的——」
  「怎么了?」小婉察觉出我表情的变化。
  「没,没什么,好像有蚊子咬我。」我尴尬一笑。被称作蚊子,小蕊从毯子
里冒出头,不满的瞪着我,同时又对口中的肉棒轻轻一咬。这次我有所准备,脸
上没露出丝毫的异样。
  「咦?」小婉眼里露出怀疑的神色「你下边有什么?」
  『完了!被发现了。』说女生是直觉动物一点都不假,小婉如此,桃子如此,
小蕊如此,我认识的女生几乎都是如此。
  「给我看看?」小婉命令道。
  「身下?什么都没有啊?」我若无其事的说,可小蕊调皮的吐出我的肉棒抓
在手里,不住的对着我手中的手机摇晃着,生怕手机里的人看不见似的。
  「哦!我知道了,」小婉释然一笑「是不是偷偷养了小猫咪?」小婉一直想
养只小猫,可又对猫过敏,上次通话时她希望让我养一只时常给她看。
  听了她的话我如释重负「没有,最近工作忙,一直没时间,等忙完这这阵就
去宠物店看看。」对小婉的话我言听计从,不要养猫确实是件费心的事。
  「哦!」小婉有些小失望的应着,同样失望的还有握着我肉棒的小蕊。见我
成功化解危机,无趣的从新将肉棒吞进口里。
  「怎么会忽然想起我了?」我转移了话题,甜蜜的问。
  「就是忽然想了,不行吗?」小婉撒起了娇,这倒是很少见。一定发生了什
么,可她不说我也不好追问。小婉撒娇时的神态与小灵真的很像。
  「我……」
  「好像抱抱你!」小婉突然红着脸说。她的话直接导致我肉棒一耸,身下小
嘴随即发出一声轻哼。
  我这时才仔细观察小婉的表情,很快就得出结论,小婉动情了。女生动情时
会有很多微表情的表现,不过得深知其中学问的人才看得出来。
  「暑假真的不回来了吗?」我的声音中饱含着渴望。一方面是对小婉的渴望,
另一方面,小婉正快速吞吐着我的肉棒,以示对我刚刚突然袭击的报复。『啧啧』
的吮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我尽量保持上身不动,用另一只手摸上小蕊
的头,她这才意识到声响有些大,放慢了吞吐的速度。
  「恐怕回不去了,爱德华很想我参加那个夏令营。」小婉脸上泛起些许的无
奈。
  「哦,学习最重要,加油!」我尽力保持微笑,不让她看出我的失落。
  「好的,小哲老师!」小婉乖乖的说,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五年前的夏天。
  「你又来……」我最怕小婉叫我老师了。
  「呵呵!」见我窘迫的样子,小婉又露出你令我沉醉的浅笑。
  「小灵有没有打电话给你?」小婉说道这里收回浅笑,带着些许的怒意。
  「小灵,哦,前几天打来过一次。」
  「那个家伙真是的!」小婉脸上的怒意更浓了。可她那张温婉的脸,生气时
倒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丝毫不让人感到畏惧,反而多了几份怜爱。
  「怎么了?」我疑惑的问。
  此时的小蕊累了,含着肉棒不再吞吐,头枕在我大腿根部,一手拨动根下卷
曲黑亮的毛毛静静听我们的谈话,小舌头还不时的在肉棒上转动几下,搞得本来
应是甜蜜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她说暑假要去找你,真胡闹!」小婉受了委屈似小声嘟囔。
  「什么?来找我?」
  「她没跟你说?」
  「没」
  「总之,绝对不能让她去找你。」小婉不容置疑的说。
  「可,」对于那个小魔女,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一对金发碧眼的男女猛然出现小婉身后,我和小婉都吓了一跳,
接着她们和小婉嬉笑起来,其中一个还偷眼看向我。
  屏幕里一阵纷乱,只听小婉急促的笑着说「先不说了,同学找我去吃饭了,
对了,一定不要让小灵去找你呀!」接着屏幕一晃,视频结束了。
  视频结束好一会儿,我脸上还带着欣慰,幸福的笑,看来小婉适应了美国的
生活,还有了朋友,我忽然发觉,每个柔弱的女生都比看上去坚毅,坚强,坚韧
得多,就像是一朵娇柔的花,即便遭受风霜雪雨,仍会迎风怒放。
  「小哥……」小蕊叫了一声,我惊醒过来。见趴伏在我腿间的小蕊,心中瞬
间升腾起一阵愧疚感,这种愧疚即是对小婉,也是对小蕊。
  「小哥,你脸红了!」小蕊一对水灵灵的眼睛俏皮的望着我。
  「有吗?」我连忙摸向脸。
  「呵呵!真可爱!」
  「什么?可爱!」
  「恩!可爱!」小蕊指尖仍在悠闲的拨弄着毛毛。
  「小蕊,我……」我俯视着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也很喜欢吧!」小蕊甜甜的笑着握着肉棒轻轻的摇晃着。
  「什么?」
  「这个……」小蕊从新将肉棒握在手里摇晃起来。
  「我们……」
  小蕊不等我说完,小蕊陶醉的眯起眼睛,轻启双唇,又深深的将肉棒吞入口
中,一波舒爽的快感瞬间涌遍全身。
  当滚烫的精液喷射进小蕊口中的瞬间,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明,身体也轻飘
飘的升上半空。好似体内所有的疲惫,脑中所有的情绪都在那一瞬被宣泄一空,
整个身子失去了知觉,唯有肉棒还不停涌起着深深吸吮带来的脉动。
  体内的快感渐进退去,意识,知觉从回身体,再次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清明。
  「呜呜!」小蕊含着肉棒调皮的摇晃着头望着我,像只讨主人喜欢的小狗。
  「这下满意了吧?」我挑逗的问。
  「呜呜!呜呜!」桃子呜呜的摇头。
  「好吧!一会儿高潮后可要乖乖睡觉哦!」
  小蕊叼着肉棒眯起眼睛「呜呜!」的连连点头。
  6点被生物钟准时叫醒,身旁的小蕊双臂蜷在雪嫩的双乳前熟睡着。薄毯敷
衍的盖在她娇美的躯体上,一条雪嫩的腿裸露在外盘在我的身上,而我的毯子正
被她压在身下。
  手臂支起头侧卧着凝视小蕊娇美的脸,安静倾听她舒缓的呼吸,周遭的一切
好好似随那轻柔的呼吸起伏。我喜欢看女生熟睡的样子,恬静可爱的像只小猫,
惹人怜爱之极。
  看了好一会儿,我才意犹未决的轻轻抬起她的腿放在床上,为她从新盖好毯
子后,拿起手机轻手轻脚走出卧室。
  手机里又多了一条小婉的留言「一定不要让小灵去找你呀!」我无奈一笑,
不让小灵找到我的唯一办法就是搬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一想到那个古灵精怪
的小家伙就头疼。
  一把拉开客厅的窗帘,外面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虽然昨夜睡得很晚,可睡得
很香甜,只觉得精力充沛,神清气爽。『难道小蕊说的是真的?』我一边胡乱想
着,一边整理客厅。简单整理了一下后,捡起搭在沙发靠背上白色小内内走进浴
室。
  昨晚被爱液浸湿的,包裹肉缝处的部位像是包了一层浆,有些发僵,浸湿水
后瞬间变得滑腻腻,我滴上洗衣液轻轻的揉搓着,心想现在晾在阳台,等她醒后
就可以穿了。
  洗漱过后下楼买了两份早点,回来时小蕊还睡着,我又忍不住凑上去撩起毯
子一角,贪婪的亲吻了一下雪嫩的翘臀,嗅着股间蛊人心魄的丝丝肉香。
  女生身材好不好不仅要脱下衣服才知道,还要趴下才看得出来。此时小蕊趴
卧在床上,可两瓣雪臀仍呈现出诱人的丰盈挺翘,像两座雪白的山峦,幽谷之处
更有种令人目眩的诱惑,情不自禁的又轻吻了几下。
  恋恋不舍的回到外面,一边吃早餐一边翻着手机里小婉的留言,脸上情不自
禁浮现出幸福甜蜜的笑。思念一个人是煎熬,同样也是幸福。
  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一角,我又神游天外了,脑子里一会儿是小婉,一会儿是
方芳,一会儿,小蕊的雪臀又浮现于脑海,想着想着竟痴痴的笑出声来,感觉失
态的时候,发现旁边一个带眼镜的女生正警惕的盯着我,我连忙收起傻笑看向车
窗外,整座城市在我看起来生机勃勃。
  思慕总部大门前,一袭白裙的背影夹在进公司的人流里十分醒目,刚刚到肩
的长发披在脑后,在晨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柔顺的光泽,我赶了几步喊道「小白!」
  小白回头见是我,先是微微一惊,接着转惊为怒转过脸去。
  「怎么了?」我不明所以的跟在她身旁。
  「哼!」她轻哼一声,显然在生我的气「你那个小桃子呢?」
  我恍然大悟,她是吃醋我和桃子去新州的事了,忙讨好堆笑,转移话题的问
「虫宝宝情趣装出来了吗?」
  「哼!」小白不理我,径直向里面走去。
  「小哥!」一声爽快的呼唤在身后响起,我扭头停下脚,黄珊珊笑着从后赶
上来,毫不在意身旁的人们,一把揽住我胳膊抱在怀里。「小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呀?」
  「我……」前面的小白扭头看了我们一眼,又赌气似的头也不回愤愤的走远
了。
  「小白怎么了?」黄珊珊一脸不解的问。
  「小白她……对了,虫宝宝情趣装出来了没?」我无法解释,只能岔开话题。
  「昨天送来的,咦!好恶心!」她厌恶的说。
  「恶心?」
  「见了你就知道了。」
  黄珊珊38D的胸脯此时软紧紧贴在我裸露的小臂上,我们之间只隔一层薄
薄的衣料,虽然在女研部里,我可以毫不顾忌的抓着她的大咪咪揉捏把玩一番,
可此时此地,我红脸低头,躲着身边人投来的各种异样目光。
  「你们科长回来没?」我被她挽着手臂向总部大楼走去。
  「还没,昨天打电话回来说最快也要下周。小哥,你这次去哪玩啦?带没带
好吃的?」黄珊珊讨好的问。
  以往楚哥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部里女生带些当地特产小吃,楚哥的理论是
『只有满足女生上面的嘴,才有机会满足她们下面的嘴』虽然只是一个玩笑,细
想也有点道理。楚哥看似大大咧咧放荡不羁,其实心思很缜密,这点我远不如他,
我不想填满她们的下面,可这次真是忘了带些好吃的回来。
  「还吃?都快变成大奶牛了!」我斜目盯向她鹅黄色低胸内衣领口处那一片
丰盈饱胀的雪白。
  黄珊珊也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转而委屈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呀?」
  说来奇怪,黄珊珊肩不算宽,腰部纤细,臀部圆润翘耸,双腿不算修长可也
是笔直匀称,唯独胸部明显不协调的丰挺。要说38D也不算巨乳豪乳,可她的
乳房总是呈现出高高上翘的傲慢姿态,从侧门看更是凸窘,好像全身的能量都汇
集在了胸部。
  我第一次见时也以为她做过胸部整形手术,或穿了特别的魔术罩杯,可亲眼
见过,特别是亲手揉弄过那对骄傲的乳房后才确信,确实是浑然天成。
  第一次见时我大呼神奇,没有任何托举支撑,那对白白的乳房就那么倔强的
直挺挺耸立在胸前,乳峰之上,两颗鲜红的乳头高傲的翘首望天,好像脱离地心
引力限制似的。
  同时珊珊的乳房十分敏感,两颗乳头就像是两个快感的开关只需轻轻一捏,
她立刻浑身战栗,全身酥软,高潮时更是不得了,用牛角望月来形容虽然有些破
坏了美感,却是极其的形象。高敏感度的乳房她的优势也是『致命』弱点。
  以前楚哥没少作弄她,以至于一见楚哥就会条件反射护住胸部。可对我却反
而没有一点戒备,还经常突然袭击,对我施展大招『双峰压制』。
  『双峰压制』就是把那对乳房压在我的脸上,直到我憋得手跑脚蹬,面红耳
赤的求饶才罢休。
  看样子那对傲慢的乳房还在继续变大,E罩杯是指日可待。
  见她委屈的样子,我不忍心再逗她「去了趟新州,这次比较急,没时间逛街
买东西,下次一定给你带好吃的。」
  听我这么说她才转忧为喜,又试探的问「下次能不能带我去呀?」
  「这我可不敢,我要是把你带走,姚丽娜得吃了我。」
  「哦!那好吧!」珊珊讪讪的说。
  「小哥!珊珊!」轻灵的呼唤又从身后传来,一台红色奥迪轿跑缓缓靠近,
人流纷纷向一旁避让着。妮妮带着一副时尚的墨镜从车窗里探出头。
  「小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妮妮不顾周围人不满的目光,驱动着车缓缓
的跟着我们,就在她随手摘下墨镜的瞬间,我又有了那种眩晕感,像是被一只大
锤击中。虽然时常见面,可还是无法适应她双眸中的魅惑和身上散发出的妖气,
不对,是妖娆的气息。
  小夏的诱惑之力像是一头奔放汹涌的野兽,让你觉得她随时会猛的扑上来被
她一口吞掉,而妮妮的诱惑之力像是一条细软滑腻的蛇,她不会猛的扑上来,可
会缓缓游弋到你的脚下,轻柔的缠上你的脚踝,接着滑腻腻的盘上你的身体,当
你察觉到危险时,依然成为了她的美味。
  我稳了稳心神说「哦!去了趟新州。」说话时有意避开她那摄人心魄的眼睛。
  这时,后面有车轻按了几下喇叭,妮妮瞄了眼倒车镜,不满的说「小哥,我
先去停车,一会儿见。」说着,她纤细的手臂伸出车窗,向后车竖起中指,接着
红色轿跑推开人流扬长而去。
  我看了眼身后的车,咳咳,是许总的A6……
  A6经过我身边的时,许总从车里见到了我和珊珊,脸色难看的向我们一笑,
驶过时灰色的车窗升了上去。
  「小妖精!」黄珊珊没注意许总的车,而是望着红色轿跑笑骂道。
  我听了黄珊珊的话尴尬一笑,目送红色轿跑拐进总部大楼身后,心中升起一
阵自卑感。
  妮妮不仅是思慕的员工,还兼职模特,不对,应该说本职模特兼职才是思慕
员工才对。
  大旗集团员工规范明确说明,禁止员工及管理人员在外兼职,大旗集团追求
的是『专业,专注,专业』绝不允许员工三心二意,可二科对集团的规定天然免
疫,二科不仅是思慕的特区,也是整个集团的特例。
  据我所知,妮妮单是接一单平面广告的酬劳就是五位数,如今住洋房,开跑
车,全身名牌,身家少说也有百万,这些财富不是父母留的,老公给的,而是她
一个小女生自己赚到的,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她比我还要小上几岁。
  昨晚,我简单估算了一下小蕊店里当晚的销售额,最少也有6000块,再
加上网店的销售,她一个月的收入快抵上我一年的工资了,最让我难以接受的是,
她还要开第二家店,她比我还小上几岁。还有方芳。
  而我?还租住在不到70平方的两居室,还在为买房的首付攒钱,身边的珊
珊欢快的说个不停,我被她挽着低头想心事,黯然的走进总部大楼。
  「等下!等下!!」就在电梯门合上的瞬间,一个急促的声音在外面叫道,
门口一位男同事手疾眼快按下按钮,就要合拢的门从新分开,一位身穿精致剪裁
西装的美女,拎着一对高跟鞋面红娇喘的走进电梯。她一进来,里面的人一阵骚
动,男同事见是她,几乎不约而同的低头向下看,看向美女深灰色西装短裙下,
那一双修长笔直被黑丝包裹着的,让人忍不住想趴下跪拜的美腿。
  黄珊珊刚要开口招呼,我忙拉了她一下,示意她别做声。
  美女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进来后背向众人,一手扶着电梯墙壁俯身弯腰,
曲起诱人犯罪的黑丝美腿,她身边的男人像是维持秩序的保安一样,连忙后退让
出空间,大家的眼睛又从那双美腿游弋到短裙包裹之下的翘臀。
  『咕噜』我清晰的听见,身边男研部二科赵启民吞咽口水的声音。
  美女穿好高跟鞋站直身子,电梯间里发出一阵轻呼,仿佛所有人都如释重负
般的长出了一口气,她又轻轻撩拨了一下肩上烫成波浪,柔顺光亮的秀发,一阵
沁人心脾的幽香像长了眼睛似的转进每个人的鼻孔,周围又响起一阵深吸一口气
的怪异响声。我心里想『安妮什么时候换发型了?'
  「等下呀!」
  大家还陶醉在那迷人幽香时,又是门口那个男同事先警醒过来,以闪电般的
速度按下按钮。
  直到电梯门完全打开,身穿一袭修身玫瑰色连体套裙的妮妮,才一手拎着墨
镜,从容淡然的款步走进来,感觉比走上红毯的女星更加的耀眼夺目,电梯里顿
时刮起一阵压制却又压制不住的惊叹。
  一丝我熟悉的异香幽幽飘来,妮妮身上这种香味被楚哥贴切的称为「春药香」。
妮妮不用香水,可夏天会贴身带一个香囊,妮妮说香囊里面是她们维族特别配制
的香料,能驱蚊避虫。
  一次楚哥偷来了妮妮的香囊泡了一杯水,他没敢喝却给我喝,我糊里糊涂的
喝了一大口,不多时脑子嗡的一下,瞬间有种醉酒的感觉。见我『陶醉』的表情,
楚哥还好奇的问「好喝吗?感觉怎么样?」我要不是头晕脑胀,肯定一脚飞踹过
去了。
  那种异香初闻时有种怪怪的感觉,可是过不了多久,只觉得那味道丝丝的在
体内蔓延化开,接着心神恍惚,身体也会感到有些绵软无力。还好我闻的久了,
而且还喝过,有了免疫力。
  这时两种香气在窘迫的电梯间里交融在一起,就像两种乐器奏出的美妙音符
在空气中飘荡回响,大家都贪婪抽着鼻子,做着狼嚎的姿态嗅着,不知道是谁突
然打了一个喷嚏,人们这才被唤醒,面面相觑尴尬的笑着。
  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从安妮进来时就一直向后缩,见妮妮进来,就要缩
进我怀里还浑然不知,见她的样子我忽然想到一句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都说
历史惊人的相似,思慕总部大楼的电梯间,几乎里每天也上演着同样的一幕。
  「小哥!」电梯门合上的同时妮妮发现了后面的我,安妮也顺势轻摆长发转
过头,接着勾起嘴角露出玩味的笑。
  『完了,被她们发现了!』我身体一紧,心一下沉到了谷底。
  妮妮又见到安妮,两人对视一眼,露出只有我才能会意的笑。在她们身体刚
做出向我靠近的动作,挡在我们之间的人瞬间在窘迫的电梯间里让出了一条通道。
她们挤走了还在偷瞄黄珊珊领口的赵启民,妮妮一把挽住我另一只胳膊。
  此时我已被限制了人身自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惨绝人寰的调戏。事已至此,
要怪只能怪自己。公交车上我神游天外坐过了三站,否着绝不会跟她们同乘一部
电梯。要是电梯里只遇见她们一个还好,只要安妮和妮妮同时在,两人便心领神
会的开始调戏游戏。
  「想没想我?」安妮在妮妮身旁淡淡的问。虽是随口一问,听起来却又好似
饱含深意。
  「哦,我,呵呵!呵呵!」整个电梯间的男人几乎都侧目盯着我看,或愤愤,
或鄙夷,或羡慕,或叹息。我不住的向愤怒的男人们傻笑,宁可他们能把我当成
傻子,也别把我当成拱了白菜的猪。
  「小哥,那你有没有想我呀?」妮妮说着小鸟依人的靠向我肩膀,香气更浓
了。
  「呵呵!呵呵!是吗?呵呵!呵呵!呵呵!」「我见到十一点方向的一个背
对着我男人,已经死死的攥起了拳头,紧绷的肩膀在微微发抖。
  「呵呵呵!呵呵呵!」此时我只能呵呵的傻笑了。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被我仿佛被囚禁了一千年。妮妮和珊珊挽着胳膊把我架
出电梯,安妮跟在身后,我能感觉到得到众人眼中喷射出的火焰,火辣辣的灼烧
着我的后背。
  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三个家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欢快的笑声在女研部的
走廊里欢快的回荡,接着她们手挽手嬉笑着走向二科的方向,只留下孤零零的我。
望着他们的背影,只感觉生无可恋……PS:第五十一章奉上!
  这章更新还不算太晚吧?好了,聊聊这章的故事。
  我觉得吧,《女研部三科》粗看跟精读有天壤之别。
  这章里,小婉间接出场了,怕你不记得她我提醒一下,她是小灵的姐姐。小
婉是谁?您可能猜不出来,可跟小哥是什么关系应该能猜出了个大概。小婉和小
灵的故事就不多剧透了。
  要说这部书里的姐妹花还真有好几对,小婉小灵,后面还有小怡和小甜等等。
孪生姐妹有吗?必须有啊!那双飞呢?简直就多此一问,老话说的好:打仗亲兄
弟,上床姐妹花!
  这章唯一的一点肉戏就是小蕊,我个人很喜欢小蕊,不知道大家喜欢谁?
  黄珊珊这个性格开朗的女生再次登场,不记得她是谁的从新再看一遍去!关
于黄珊珊,后面还有专门的章节《淫乳开关》讲述,喜欢巨乳MM的读者不容错
过。
  黑丝之神安妮和妖娆之神妮妮再次登场,我刚刚查了一下日历,安妮的生日
再有一个多月就到了,到时候又会发生什么样的香艳故事呢?
  哎!可怜的小哥,要钱没钱,要房没房,要车没车,这样的屌丝生活还要持
续多久呢?
  回复不断,更新不断!这章回复要是不超过15条,我绝不更新。人心都是
肉长的,大家就心疼心疼我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