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军团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激情 > 【旅游记事】(01)

【旅游记事】(01)


  Cathy——我高中时期的暗恋对象,告白过但被拒绝了,╮(╯▽╰)
╭,想当初还心酸了大半年,不过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两个人居然关系还
更好,类似于哥们那种,经常朋友们一起聚会也会勾肩搭背什么的。反正这位女
主就属于很独立的那种。然后去年和我最好的哥们谈恋爱,谈了半年多才被我们
这群人知道……
  Yomi——我高中时期的低我一阶的学妹,人美,心机重,还拜金,当然
后面两个我是吃过亏才知道的,记得我高三时她就转学去了另一个学校。声音很
柔,叫起来真是让人兴奋。长相你们可以参考韩国女团TWICE中的子瑜。
  Linda——这次旅行中跟Cathy一起偶遇的,据说很早以前就是C
athy的好朋友,长得很文静,秀气,眼睛很大,是那种很有气质的美女,而
且还是个学霸。长相你们可以参考成濑心美。
  接下来进入正题了。
  话说我去旅游的时候,原本是要去滑雪的,结果路上积雪太大车开不了,于
是只好去临近的一个城市小住几天,等雪清理完毕再出发。随便找了个价格比较
实惠的旅馆住了下,(节省点好啊!)当天摆放完行李后就出了旅馆,因为是下
午才入住的,旅馆只提供早午餐,所以晚上只好去外面觅食了OTZ……
  小城市不太大,但是可能因为是圣诞快到了,老外们基本上都提前准备好了
圣诞树,雪人,吊灯这些极具圣诞气息的物品,冬天的夜来得很早,下午4点钟
左右天色就有些暗淡了。幸好路灯和圣诞树上的吊灯带来的光足够我看清路,不
然我就差点错过了从我眼前飘走的艳遇了好吧!
  我正走在街上,一边浏览着周边的小商品,一边搜寻着餐馆,饭店,小吃铺
一类的地方,然后就看见一个略显眼熟的身影,穿着暗酒红色大衣,挂着LV围
巾走在前面的一个身影。我这人一般觉得看上去眼熟,就会走进看看搭讪。于是
我二话没说,踩着雪地快步接近前面的身影,当我里她的背影差不多一米的时候
我就知道是她了!没想到Cathy也来这里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为雪大封
路才来这的。
  我从后面悄悄接近,然后猛地蒙住她的眼睛,她有点吓了一跳,一句WTF
直接蹦了出来,╮(╯▽╰)╭我都不知道我那哥们是怎么海纳百川才能容忍她
这种脾气……她把我手拽开,转过身来发现是我,打了我一下,抱怨道:「是你
啊!吓死我了,你在这干嘛啊?『我打了个哈哈,跟她说我来滑雪,(其实是来
学滑雪)结果大雪封路只好来这个小城市住几天,等雪清理干净再走。没想到她
也是来滑雪,不过她的车子抛锚了,所以只好找最近的修车厂把车拖走,然后也
要在这里等上几天。后来我一问,更巧合的是她居然跟我住同一个旅馆,不过她
上午就已经checkin了,我住104,她住204,刚好在我楼上那间,
不过她说她还有个闺蜜住她隔壁205。
  她说的那个闺蜜就是Linda了,不过我当时还没见到她。
  我们两个一边感叹着奇妙的巧合,然后开始聊起了各自的学业,生活方面的
事,一边找了家还算不错的西餐厅(在西方国家难道还找中餐厅?),两个人算
是吃了顿烛光晚餐,当然,不是我们刻意要求的,只是这个餐厅今天的主题似乎
就是烛光,各种由不同颜色的被子装着的蜡烛,透光玻璃杯闪耀着不同的光芒。
她吃到一半时说要自拍,叫我帮她,唉,毕竟曾经喜欢过人家,这点忙还是义不
容辞的。拍完后我说要不我们俩也拍一张,她说可以啊,我开玩笑道XXX(我
哥们)不会吃醋吧,她白了我一眼:「你这么丑他吃什么醋啊。『哎我这暴脾气,
我感觉青筋一怔,想想还是算了,平常这种玩笑咱们也是随便开的,不过这女人
还真是不会顾及他人感受,我在心里又默默为我兄弟默哀了一遍。拍完照我们各
自付了钱离开,冬夜外面下起了小雪,我看她穿着高帮鞋担心她滑到,就说要不
要扶着她点,她说没事不用。我哦了一声,然后两人就边走边聊。
  突然走着走着,她脚下一滑,幸好我眼疾手快把她拉住了,然后我颇有点幸
灾乐祸地笑道:「老佛爷,还要不要扶啊?『她没好气的撇了我一眼』小贵子,
还不快来扶着哀家『阴阳怪气……没办法,我总有种被她吃得死死的感觉。
  快到旅馆的时候,我松开了她的手臂,这里我就要吐槽一下这家旅馆了,
(这个地方不说英语,旅馆名字用的语言我也不认得。)总共4层楼也没有电梯,
装修还是挺欧洲古典风格的,就是没有电梯!!!没有电梯!!!没有电梯!!!
重要的事情吐槽3遍。
  旅馆内有暖气,于是她脱下大衣,里面是白色羊毛衫,配上职业女性的套裙,
(完全适合她的风格),走在前头。我微微一愣,也跟着走上去,虽然我一直默
念着她是好哥们的女友,不要乱想。可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我当时
在餐厅点的特色饮料有酒精吧(后来才知道那就是酒),Cathy那被套裙包
裹着的小翘臀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的视线,说实话她的身材不算太好,东方女性
嘛,可是久经风雨的我(哈哈哈,夸大事实了)居然对着Cathy的小翘臀,
下身的小兄弟可耻的石更了。
  我多么希望她能脚崴一下然后掉落我怀中,可惜现实就是现实,我想多了,
我护送她到204,然后告别她,匆忙下楼回到我自己的房间104内。进屋后
我是直接冲进浴室,今天小兄弟真是雄起了居然就不睡了,估计跟我禁欲很长的
时间有关,我充起了凉水,顺便又在宽大的浴室里走了几个伏地挺身和深蹲,过
了有好一会才感觉小兄弟有慢慢疲软下来的感觉。
  冲完澡我拿起手机开微信,跟哥们说今天遇到她女友了,他说Cathy已
经跟他讲过了,我说哦,然后哥们又发来信息,叫我和Cathy还有那个闺蜜
明天去逛逛,我又跟他聊天打屁了大半个小时才放下手机,这家伙跟我聊天断断
续续地,估计同时在跟Cathy聊天。
  我玩了会手机,又感觉无聊了,睡又睡不着,于是穿上身宽松的运动套就出
门,打算去楼下的吧台再来点酒助眠。到了吧台,发现个穿紧身黑皮裤,女士靴
子的,黑白相间的卫衣的美女身影已经坐着了,我走进一看是为东方美女,就是
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了。我照着菜单点了杯黑啤,和一小杯whisky,话说
喝了那么多中酒,我还是喜欢白酒,那个香醇的味道是红酒,啤酒什么的不能比
的。
  一个shot后,我享受着食道和胃里火辣辣的感觉,一边就着啤酒和小零
食看着电视。『你好,你是中国人吗?』一个柔柔的声音传来,我一回头,一个
精致的脸蛋正凝视着我,黑发飘逸,嘴角带笑,好一个标准的小美女(人家其实
还比我大一岁),我回了句『我是,你好啊!』。
  然后我们就聊了起来,具体内容我懒得写,反正最后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然后我按照礼貌,送她回房间,当然上楼的时候我的眼睛又不自觉地瞟了一眼,
黑色皮裤下的翘臀圆润光滑,而且她身上似乎抹了香水,挺好闻的。到了205,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Cathy的那位闺蜜Linda,于是我笑着解释了
下我和Cathy的关系,然后就互道晚安,临走关门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她突然轻笑了一下,我回过头,发现门已经关上了,然后就回房了。
  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我打开微信看着Linda的朋友圈,全是她去各种地
方游玩和各种稀奇古怪的玩具和食物什么的,然后我失望地发现人家是有男朋友
的,不过长得不怎么样。(不是嫉妒,是真的不怎么样。)
  晚上睡觉时,隐隐约约听见楼上传来了动静,有点像女人娇喘的声音,不过
我睡得迷迷糊糊地,也不是记得很清楚。
  第二天我们三个逛了逛整座小城,是的没错,是整个小城,女人逛起来真是
有BUFF加成,我最后实在没办法,跟她们说晚上我请客,来的慢的话就没有
了。两人女生才停下,然后恶狠狠地敲了我一顿,Cathy自然不会跟我客气,
还好,Linda反而推脱要付自己的那一份,我也不是真的抱怨她们敲诈我,
然后一顿劝说,我把晚餐的单子付了。
  第二天晚上依然睡不着,估计熬夜多了生物钟紊乱了,于是再次下楼,想了
想,发了个微信问两位美女有没有时间陪我这位单身汉在寂寞的夜晚喝杯酒,C
athy回了一个表情包叫我滚,Linda倒是说等会儿就下来,不过不喝酒,
只喝点果汁。
  我独自喝着啤酒差不多5分钟左右,Linda才缓缓从楼梯走下来,旅馆
入住的人不多,晚上也没怎么下来吧台喝酒,她穿的也随意了些,一身居家的白
色连衣套裙,配着一件草绿色小外套下来,我们聊了什么自然不会跟你们说。
  然后在我的劝说下她尝试了一种特殊的鸡尾酒,橙汁加上可乐加上whis
ky,一小杯下去,我问她味道怎么样,她脸色有点红,在灯光下挺好看的,她
说味道很不错,就是感觉身体热热的。我说这很正常,白酒酒精含量不是吹的,
我见她似乎有点上头了,就问她要不要上楼,我说我也喝得差不多了。
  她耷拉着脑袋,用白嫩的手臂支撑着,嘟囔地问了我一句:「你怎么每天都
下来喝酒啊?你酒鬼吗?『我说你误会了,然后喝了一大口酒,:」我喝酒是为
了睡着,不然晚上精神太亢奋。』她又问我:「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喝酒吗?『我
嬉皮笑脸道:」你不是不喝吗?然后被我劝着喝了哈哈哈,我劝人喝酒还是跟我
爷爷学的,这套路还可以吧!!』她轻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然后闭上眼睛,我
怀疑她会不会睡着,就问她要不要回房间,她没有反应。我嘿嘿想,那我不是可
以光明正大占便宜了,然后就上前搂着她(请看官不要想太多),将她扶起,然
后朝楼梯走。
  喝醉的人其实挺重的,边看我一边吃豆腐闻着Linda好闻的体香,其实
我手臂要撑着她走也听不容易的。
  她这时似乎清醒了些,配合着我上楼梯,让我减轻了些重量,到了205门
口,我用她脖子上挂着的钥匙开了门,让她自己进去。Linda回头看了我一
眼,眼中带着疑问,我说道:「怎么,你还想我扶着你进去啊?孤男寡女共处一
室,你不怕你男朋友吃醋哦,哈哈哈,开个玩笑,我走了啊,有事你去找Cat
hy。『我刚转身,Linda突然上来拉住我的手,然后就扑进我怀里,我有
点无语,』拜托,我不是你男朋友啦,我要是控制不住你别怪我……『我停下嘴
边的话语,因为Linda抬头看我的脸,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我见犹怜,我
不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冲动,我不顾大开的房门,轻轻把L
inda推到墙上,然后一只手撑着墙壁,对着她的小嘴就亲了上去。
  她似乎有点慌张,长长的睫毛一下又一下地抖动,打在我的眼皮上,我们轻
轻的吻着,只是嘴唇和嘴唇的接触我就感觉心里一阵乱跳,她也有点紧张,一双
小手也不知往哪里摆。我们嘴唇分开又结合,啵,啵,啵的声音环绕在耳边。渐
渐地,她似乎平静下来,双手搂住我的腰,而我左手也放在她的背上安抚她。两
人也不止于唇与唇之间的触碰,当我试着伸出舌尖去触碰她的唇时,她也恰好伸
出她的小香舌,然后像是无师自通一般,两个舌头纠缠在一起,发出滋滋滋的声
音,她也搂住我的脖子,双脚微微踮起,我搂着她的小蛮腰,互相纠缠着对方。
唇舌拼命地索取着对方的唾液,以前看片的时候总能被男女主角的舌吻带动地莫
名性起,我也感觉我下身的小兄弟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顶着她的小腹了,就是不
知道隔着衣服她有没有感觉到。
  我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追寻着她的小香舌,一边吸吮着她满嘴的津液,并
没有香甜的味道,但是带着股橙子味,应该是刚刚的那酒的味道。她接吻的经验
不多,只好被动地任由我不断在她嘴里搅拌,搜寻,探索着,鼻息紧促地喷在我
的脸上,我能感觉到她的兴奋。每当我换个方向亲吻她时,两人的鼻头都会互相
触碰,而Linda也会发出一声娇喘,她的脸蛋一片红晕,真是迷人,如果是
我女朋友该多好啊。当我舌头卷着她的小香舌,并把她的津液吸允到我自己口中
时,她总会时不时地睁开眼睛看我,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帅
哥,甚至觉得自己很普通,所以每当看着她在盯着我看时,我就又凑上前,吻住
她的双唇,而她也只好嘤一声,闭上眼睛,任我索取。
  不知不觉中,她的背已经贴到墙上,她似乎有些发软,我双手撑起她的腰,
手掌时不时拂过她的翘臀,非常有肉感和弹性,见她似乎没有介意,我便打起了
胆子,开始隔着套裙拨弄她的臀瓣,当她伸手要拨开我的手时,我便又放回她的
细腰,渐渐地她不再阻止我玩弄她的翘臀,反而身体越发地柔软,仿佛要挤入我
的身体一样。
  我的小兄弟紧紧抵着她的小腹,运动裤已经快抵挡不住要造反的大蛇,我脑
子此时唯一想的就是推倒Linda!
  吻了许久,唇舌分离,一条银色的丝线连着我们各自的双唇,她的大眼睛水
汪汪的,我想她应该是动情了,就像我此时需要她一样,她也渴望我的关怀。我
问她:「今天可以么?『她点了点头,我微微蹲下,然后拦腰将她抱了起来,生
平第一次很认真地对一个女生说:」今晚你是我的新娘。』接着一脚勾着房门,
轻轻带上,然后抱着缩在我怀里的Linda向卧室走去。PS:如果有时间能
够倒流,我一定会先把门关紧,因为门虽然被带上了,可还留着一条缝隙,外人
还是可以随便打开。
  在大床上,我们一边接吻一边剥下对方身上的衣物,脱下她的连衣套裙才发
现她刚刚下楼时都没有穿内衣胸罩,上半身都属于真空的,而下身则穿着可爱的
樱花内裤,带有一点点地蕾丝,可爱又性感。她似乎不想我立马脱下她的小内裤,
于是我俩此时都是只穿着内裤拥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酒精的劲头似乎又上来了,
她开始变得主动,挺拔的胸部顶着两粒淡粉色的樱桃,她的乳房不大,大概只有
B左右,刚好让我可以一手掌握,她扭动着细腰在我的抚摸下迎合着,舌头也伸
到我嘴里互相吞噬着对方的唾液,我一手撩开挡在她脸颊上的青丝,抚摸着她的
脸蛋,右手抓着她高耸而又富有弹性的胸部,食指中指夹着挺立的乳头,她不自
觉地发出『嗯嗯嗯』的呻吟声,我把胯下放肆的大蛇从内裤旁边的缝隙中拨出来,
『腾』地顶在她的小腹上,没有衣物遮体的她这时终于感受到我的火热,身体又
是一软,缓缓瘫坐在床上。我分开我们交织的舌头,深情注视着Linda,:
「我喜欢你,我要你『Linda并没有回答我,但是她的动作代表了她的态度。
只见她缓缓脱下她的樱花内裤,丢在了床下,然后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送上自
己的香吻。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短裤脱了,将她压在身下,她的下身并不是
很浓密,只有靠近三角部位有些许郁郁葱葱,我扶着大蛇的头,在她的大阴唇和
小豆子上摩擦着,并不急着进入她的身体,我知道,我喜欢她,并不是只想着她
的身体。
  她略微有些害怕地抓住我的手腕,:「你温柔点,我还是第一次『。我当时
心里是有一丝惊喜的,我想了想,拿过她枕头别的手帕,垫在了她的身下。我接
着又压了上去,我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不许拒绝!』然
后在她的略微的惊呼声中,封住了她的嘴,双手抚摸着她的全身,她的体香不断
地刺激我的大脑皮层的兴奋神经,双手撑着床,我慢慢往下,亲吻着她的每一寸
肌肤,从嘴,然后是脖子,锁骨,腋下,手臂,手指,胸脯,乳房,乳头,然后
是她的小腹,我的舌头在她的肚脐眼打着转,这里似乎是她的敏感点,她不可抑
制的娇喘着,双手微微按着我的头,我低着头卖力舔着,双手揉捏着她的胸部,
指尖挑逗着她的两点。
  接着往下,我先是轻轻触碰她的外阴核,她意识到我正在舔她最令人娇羞的
部位,急忙拍打着我,可惜用不上力气的她根本阻止不了我,:「不要啊XXX,
那里不干净的,我今天还没洗澡『我抬起头,:」我喜欢你,我在乎,我都不介
意,你介意吗?』『噗呲,哈呵呵,好像小说里的哦』她忽然乐得吐槽了我一句。
我其实不喜欢舔女人的阴埠,因为的确是脏而且有时没清理干净会有异味,但对
她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不过我也喜欢你,所以我也不介意喔』她俏皮得回
道。
  我继续刺激她的外阴道,小缝中已经慢慢流出一股股蛋白一般的水流,我调
笑她漏水了,她一边嗯嗯呻吟着一边白了我一眼:「你还接水呢!『我的舌功并
不算太好,只能想着那些教学片里演的那样,舌头崩直然后一下一下地戳着她的
迷人羞处,短短的阴毛骚的我的鼻子痒痒的。她越来越兴奋,直到她忽然两条玉
腿突然加紧我正埋头苦干的脑袋,她的小腹一阵又一阵地起伏,我知道她的高潮
要到了(的确来了,她毕竟第一次,我前戏做了差不多有20分钟),接着她发
出』呜呜呜的呻吟『似乎要压制,可是又压抑不住一样,最后从喉咙憋出来一般,
她的淫水就像被压久了的弹簧一样,喷了出来,力道不算太强,我堵着她的隙缝,
吞咽着蓬勃而出的洪水,一只手不断挑拨着她的小豆豆,让她的高潮持续长一点。
终于当她身下的床单已经积了一小滩水之后,她的身体停止了痉挛,她呼呼地喘
着粗气,』刚才是怎么回事,好想要死了一样,脑袋一阵朦胧『。我忍着下身已
经快要爆炸的大蛇,将Linda拥在怀里,』宝贝,你刚刚高潮了哦,我以为
现实中是不存在这个的。『』那……那你看过很多那种不现实的……东西咯?
『她突然横眉瞪了我一眼,我嘿嘿一笑:」男人本色嘛。』『就知道你们男生,
都那么恶心……』她突然停了下来,我问她怎么不继续说了,她说;『算了,其
实我们女生也是有看过一点的。』我哈哈笑了起来,她俏眉一皱,我赶紧亲上去,
爱抚着她正处在高潮余韵中的身体,她像只乖巧的小白兔一样,静静地躺在我怀
里,可怜我的小兄弟,仍然在不停抗议着,我的大蛇需要一个温暖的巢穴啊!
  我们俩静静的相偎在一起,就在我以为我今夜就要这么硬着过去的时候,一
双温暖的小手摸了上来,先是捏了捏我的大蛇,然后双手像握着棒球棍一样,握
着我的肉棒。『这个东西好大啊,还很烫诶……』Linda略有些惊奇道。其
实我知道我那话儿也不算很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这东西也看临场发挥,
兴奋的时候可能会比平常大那么点儿。
  『休息好了吗?』我亲了亲她的额头,她点了点头,『准备好,我要做你的
第一个男人!』她双腿打开,我跪在她身前,已经高潮过一次的她阴道口略微松
了点,我的龟头顶着她的大阴唇和小阴唇,缓缓地向前挺近,终于我感受到了那
层薄薄的阻碍,那是她的贞洁的象征,而我将成为夺走她贞洁的男人!
  『嗯咛!』她痛叫一声,棒身已经刺穿那层膜,我不敢动太大幅度,深怕弄
伤了她。『有点痛,不过可以忍受,你可以动动看。』我听到,立刻缓缓起伏我
的腰,用龟头粗糙的表面刮着她的阴道内壁,双手游走于她的身上的敏感部位。
随着我的爱抚,她慢慢有了感觉,开始配合着我研磨她的阴道,这对我的刺激那
是相当的大,连忙停下腰,深深吸了口气,改变了节奏,弯下身子亲吻她的乳房,
玩弄她的乳尖。
  等到那阵强烈的快感过去后,我才起身,开始向她的阴道伸出探索。我扶着
她的玉腿,下身缓缓挺近着,终于,当棒身全部进入她的洞口,我的龟头似乎也
碰到一个软软的物体,如花瓣一般,似乎有吸力一样舔舐着我的龟眼,我很自豪
我能刚好满足她的需求,Linda在我顶到最深处时很有感觉,倒吸了几口气。
掌握了她的深浅后,我开始缓缓抽插起来,水润的阴道迎合着我的抽插,她低声
的呻吟着,我也微微喘着粗气。
  一小股又一小股白浆随着我的抽插粘在她的阴道口,我看着用手堵着嘴的她
说道:「不要压抑着,想叫就叫出来吧,我喜欢!。『说着霸道得拉开她的手,
淫叫声顿时充斥整个房间』嗯……嗯……嘶……好……好舒服……『并不像片子
里一般的声音,她的叫声没有淫荡地感觉,反而有种爱的鼓励。我尽情的抽插着
她的身体,她抱着我的脖子,乳波荡漾动人,我不知道声音有没有传到隔壁,就
算有我想我当时也不会停下。我们俩像是世界上最默契的搭档,她迎合着我的挺
松,抽离我的退出,然后又是迎合。下体相撞的』啪啪啪啪『声音回荡在房间。
  她的阴道越来越紧,一阵一阵的回缩着,像是滚动的壁垒,刺激得我的大蛇
赤麻无比,我感觉似乎要到了,于是伏下身子,吻着她,开始拼命地撞击着她的
身体,大蛇冲击她的阴道,我要做第一个在她身体里留下印记的男人!(其实我
是问了她,她说过几天例假OTZ)
  于是当高潮快来临时,我架起她雪白的双腿,扛在肩上,双手奋力抬起她的
翘臀做着活塞运动,『噗呲』『噗呲』地抽插声不绝于耳。我舔着她乳房上的香
汗,舌头吸允着她的乳头。Linda如遭电击一般颤抖着,『XXX哦……哦
……
  我那种感觉……感觉……又要来了『』嗯啊……来了……抱紧我……抱紧…
…嗯啊……『她叫得很大声,我敢肯定绝对比大多是女高音还要高,而我也终于
是熬到了极限,她的阴道收缩着我的龟头,我只感觉背后腰椎一麻,接着头皮也
是一麻,然后精门大开,一股又一股的精华冲入Linda的子宫深处。』好烫
啊,你是不是射了……哦……好热啊里面『Linda不可抑制的叫着,搂着我
的脖子的双手无力得搭在我的背上。我紧紧抱着她,感受着她阴道的抽搐给我带
来的余韵,如同一只娇嫩的小手一般,按摩着我的大蛇。我们两个被一身的汗水
和欢爱时的淫水沾满,黏黏的好不舒服。
  Linda看了我一眼,满面桃花的她,刚从少女变为少妇的她真是魅力无
限,我们两个对视着,都能看着对方眼中的情意,然后又同时将视线慢慢下移,
到我们的结合处,那里已经是一片泥溺,她身下的白布沾满着我们的汗液,淫水,
精液还有她的初夜落红。『你要对我好知道吗?』她对着我说到,那说大眼睛似
乎有晶莹闪烁着。
  『我爱你,mua』我亲了她一下。她微微眯上眼,略有心事得『嗯』了一
声。我也看出来了,但是既然她不说我也不强求。我想抱着她起身去卫生间冲洗
一下,没想到我刚一动,她『嘶』得一声,我连忙问怎么了,她白了我一眼说痛,
我呵呵笑了一下,那算了,咱们明天早上再洗吧。她笑着答应了。
  然后我就抱着她,两人大战一场,差不多快1个半小时了,她毕竟是第一次,
而我也累得够呛。于是合上被子,相拥在一起沉沉睡去……